路径:秒速时时彩  >  教会  >  正文

《少年之殇》连载二十一:无尽的猜想

编者按: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、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。他是个九零后,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,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,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,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……

“穷养儿富养女”是他父母的口头禅,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,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,他却像个落魄乞丐……终于,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,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,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“报复”,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,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,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,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,于是,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……

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,继续为您讲述《少年之殇》。

二十一 无尽的猜想

有求你的,就给他;有向你借贷的,不可推辞。你们听见有话说,当爱你的邻舍,恨你的仇敌。只是我们告诉你们:要爱你们的仇敌,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。——马太福音5章42—44节

我们的孩子,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走了,他一句话也没留下,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想不开:而他这样的突然离去,留给我们的也就只有难以弥合的痛、诸多难解的谜团、及深深的困扰。因此,在我回来之前,他们就在迫切寻找着一些蛛丝马迹,他们都想弄清楚:他到底遭遇了什么,才致使他走得如此之决绝。

而此刻,就在我们都有所冷静地围拢在一起时,除了姐姐说过的那些,他们也适时地说起了他们的发现、及种种的猜想。

先是他二舅耷拉着个脑袋、就像是不想说又忍不住煎熬地道出:鹏鹏之前去廊坊找过他,但由于他那洗车店搬家了,鹏鹏没能找到又赶上手机没电了,之后便没了他的音讯,直到他接到姐姐的电话说鹏鹏不见了……我想,鹏鹏应该是想去他那打工,以逃避他不想回的学校和他不愿去面对的家吧?可他既知鹏鹏手机没电了,他为何不让鹏鹏在原地等他去接呢?毕竟,对于廊坊他再熟悉不过了,何况他还有车,他要去接他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?再者,他那会怎没给姐打个电话问问:鹏鹏为什么没去上学而去找他?鹏鹏大老远的去寻他未果,那他又是否平安到家了呢?

所以,从他这简短的含糊其辞、和他那看都不敢看我们一眼的目光里,我断定:他知道的或许比他说出来的要多;并且,他是有意拒绝了在走投无路时仅对他还抱有一丝幻想的鹏鹏!又可想:鹏鹏在被拒之门外的归途中,他又该是何等感伤啊?因他,就连自己这最后一丝小小的、甚至已经小的卑微的幻想都破灭了,他怎不觉四面楚歌的凄悲与绝望呢?

我原以为,他什么也没做,就这么懦弱而又默然地离去了呢。这也是我最不能理解和原谅他的一点。可是,他有求助过了,只不过他这唯一所求的人,却是最不值得信靠的那个!因为,我太了解我这个弟弟了,他向来都是利益至上,所以他拒绝鹏鹏的唯一因素,恐怕就是担心自己的利益受损。然而,我凝视着他那颇为复杂的表情,思绪良久我终是一言未发。

我怕我哪怕就是多问他那么一句,就会令他这刻意的遮掩露了馅,但我并不想揭穿他。否则,这只能是激发我们之间的矛盾、甚至还会导致姐姐怨恨于他,除此之外已是毫无意义!而这,也是我主不愿看到的,主乃要我们因爱而容,且不管他是我的兄弟还是仇敌。何况,在他那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愧疚的脸上,我看得出他已醒悟到了:活生生的人,远比他任何的利益都重要。他至少在这一刻是明白了,也是知愧知悔了,这就够了!而我,也希望他能因着这份愧疚,对姐姐尽他的一份诚心实意,哪怕只是一时的也好。如此,也不枉鹏鹏在最后关头,给予他的那份信赖。

可让我难以理解的是:他怎么就单单去找了他二舅,对我们却是只字未提呢?亏我还一再的问过他,还嘱咐他不管有什么难处或心事,你都可以跟我或跟你大舅说……可他?他这又我们情何以堪啊!

我想我懂了:他大舅和老舅对他来说并无过多交集,所以他是说无可说;而我对他而言已是远水不解近渴,所以他是觉得说了也白说;他也能想象得到,他只要对父母说一句他不想上学了,那他所面临的只能是母亲的伤心抓狂、父亲的咆哮怒骂,然后他就连解释下文的机会都不会有,父母就得逼他回那个他宁死都不愿回的学校,即便他侥幸不用回学校了,那他从今往后的每一天里所面对的,也只能是父母无尽的唠叨指责、和极度失望的眼神,甚至还有他姐变本加厉的羞辱……他应该不止一次地推想过了,但最终在他的脑海里都是这般相同的画面!因为,他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早已认定:父母是不会倾听和理解他的、他在这个家里是不被重视和在乎的,所以他是不敢、是没勇气、也觉得没那个必要去跟父母说。

相比之下,他二舅也就成了他眼中最为可亲可信的人。因为,他跟他二舅的接触相对是紧密的,他二舅平日又最会耍宝哄他开心,关键是他那有能容他逃避的空间。所以,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他才?或许,他从廊坊回来后的每时每刻,他还都在无比煎熬的等待中幻想着:他二舅能主动联系他,然后随便给他个解释,并说一句“你来我这吧!”如此,他也好让自己相信:他并没有看错,他二舅是真心爱他的,之前的不愉快不过就是个误会;他也好相信这世上还有一扇窗是为他敞开的,他还是有希望的、还是有路可走的……可是,他最终什么也没能等来!他没能等到父母的关爱、没能等到和他大姐和睦而又愉快的相处……这个早已习惯了沉默的孩子,他的一生,仿佛都是在卑微的默默等待中度过的,直到他所有的等待都化作了泡影!

于是,他就否定了我们、否定了这个世界,也否定了他自己。并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实施了他的报复。他报复和惩罚了我们对他的漠视,也狠狠地报复和惩罚了父母对他的忽视。可是我的孩子,你可知道:你所伤到的,也只是我们这些爱你的人;爱你越深的,也就伤的越深。因为除了我们这些深爱你的人,是不会有人在乎你活着还是死了的。所以,你是真的错了!

我的傻孩子,你就是跟我们任何人说一声、哪怕是向陌生人求助、就是望着天空喊一声神,那也远比去求你二舅的强啊!你二舅他也不是爱你,只是在你和利益之间,他本能的就会率先考虑自身利益的!可是,你若能对我们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,我们又有谁不会帮你呢?我们又有谁能眼睁睁地看你去死呢?哪怕你的二舅、哪怕是陌生人!我们可都是你至亲的人啊,你又有什么不能对我言说的呢?难道,这真的比死还难吗?

或许,你以为你不用说,我们也应该懂的:在你让我们失望之前,是我们先让你失望了;在你伤了我们的心之前,是我们先伤透了你的心……我的孩子,我承认我们不够懂你,可你又可曾真正懂过我们呢?所以你错了,你的眼里看到的,也只有自己欲求不得的痛;你的心里装着的,也只有自己的执着之苦!所以你真是错的太远了,远到再也不回来了!所以,你才是我们当中那个最狠心、最自私、最冷漠、最绝情的那个:因为你抛弃了我们,永远的抛弃了我们!

我的思绪,在满腹的伤怀中无限地蔓延着;他们的话语声,在耳边时有时无地飘忽着。直到我听见哥哥问了句:“他是不是失恋了,他是为情所困,所以才会想不开的?”我这才回过神来,并很是肯定地回应道:“不会的,因为他从没谈过恋爱,也从没有过女朋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是他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?万一他没跟你说实话,他跟你撒谎了呢?”

“没有万一,因为我相信他!”

“你相信他?那他怎么……”

“哥,你别说了,我相信他虽然对我有所隐瞒,但他是不会对我撒谎的!”我们就这样的说来猜去的,但终是些无凭无据的猜疑。直至哥哥又猜测道:“那他是不是因为长期缺钱花,他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苦日子,就心理失衡了?”

“不能,他二舅在他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千多块钱呢,所以他不可能是因为缺钱花。我只是怎么也想不通,他哪来的这么多钱呢?我每个礼拜就给他三百块钱,那也就刚够他花的……”姐姐以她的视角,十分肯定地强调着这笔钱的可疑性。

哥哥想了想,说:“一个礼拜三百块钱确实也就刚够他花的,照你这么说他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钱的,那他是不是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了,然后他……”

他们一致认为:鹏鹏是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的,尽管那只是一千多块钱。所以,他们就围绕着这笔钱满腹狐疑起来。但,我敢肯定:这些钱,一定是鹏鹏从牙缝里一点一点的挤出来的!可我却再次选择了沉默。我想,我若是把他在学校里那般节俭的生活状态说出来,那倒不如就让他们这样猜下去更能让他们好过些。并且,我也是有些想不通:他如此省下来的这些钱,是为的什么呢?难道他只是为了节俭而节俭吗?不,恐怕没那么简单,这背后一定是另有隐情,只是我们还不知道罢了。

那会,我问他的钱是否够花时,在我脑中闪现的是“大学生卖肾买苹果手机”的惨剧;当他说他的钱是花不完的花时,我也想起了他现在用的手机,正是他老舅淘汰了的苹果4,加之他那极低的物质欲,我自然也就打消了他会为一部手机而苦、或会为此而做什么傻事的念头。可是不知怎的,此刻这一幕又再次跳到了我的眼前,我深感这中必有蹊跷:那是关于这笔钱、关于这苹果手机和他的死之间,一定存在某种关联!这答案仿佛就在我的眼前,可我就是看不真切。

或许,对于我们这种种的困惑,时间会给我们一个答案的,而我们也只需静静等待。因为,我们能知道的和不能知道的都在乎神,而不在于我们。

(未完待续)

注:本文为特约/自由撰稿人文章,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。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,供读者参考,福音时报保持中立。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!

相关新闻

《少年之殇》连载二十:逃避的果

二十:人点灯,不放在斗底下,是放在灯台上,就照亮一家的人。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,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,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。——马太福音5章15-16节 这时,姐姐又念叨起了鹏鹏的死,看着她那一脸的恍惚,我想我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,哪怕是让她再痛一点我也得让她去清醒的面对!否则她势必会成为第二个我妈,那个曾疯了二十多年的我妈!或许,这也是我们几个都最为担忧的

版权声明

凡本网来源标注是“福音时报”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。未经福音时报授权,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、公共网站、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。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、微博、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,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、作者与链接地址(URL)。其他公共微博、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,请通过电子邮件(tougao@fuyinshidai。com)、电话(010 - 5601 0819或021 - 6224 3972)‬或微博(http://weibo。com/cngospeltimes),微信(cngospeltimes)联络我们,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。(更多版权声明)”

TOP
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