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径:秒速时时彩  >  教会  >  正文

《少年之殇》连载十七:我的哀歌

编者按: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、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。他是个九零后,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,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,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,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……

“穷养儿富养女”是他父母的口头禅,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,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,他却像个落魄乞丐……终于,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,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,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“报复”,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,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,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,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,于是,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……

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,继续为您讲述《少年之殇》。

十七 我的哀歌

耶和华说: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,是赐平安的意念,不是降灾祸的意念,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。——耶利米书:29章11节

尽管我早就预知了这一天,甚至这一幕早在我脑中预演了无数遍。可当这一刻真的降临时,我仍如遭遇了晴天霹雳!

怎么会是这样呢?我要给买的衣服还没买呢,我还在想他会喜欢什么颜色、什么款式呢,他怎么就不再等等我呢,他就这么等不及嘛!我可怜的孩子,你所渴望着的那份爱一天都还没得到呢,你就这么走了吗?是啊,有些事是不能等的,一等就错过了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,再也没有了!所以我不该怪他等不及,我该怪自己不该迟延!既然我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天,我为什么还要迟延、为什么还是如此难以接受呢?那是我始终都在逃避,我从没真正相信我那反复出现的预感会成真,并始终都在抱着侥幸心理自欺!主啊,我承认你在这事上并未对我有丝毫的隐瞒,可我还是不能原谅你的残忍!

我就这么一片崩溃地想着;我堆在地上的躯体不住地震颤着,嘴上就恍惚地说:“姐,他前几天不还好好的,他怎么就没了呢,他是怎么没的?”而我这话一出口,却又觉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似的,好生不是个滋味!

“哎,谁知道他是为什么呀,他什么也没说一句话也没留下,他就自杀了,用绳子把自个吊死了……”姐姐的话语仍是那么淡漠,而她在说什么我又听到了什么,在我脑中都成了时有时无的一片模糊。我只觉得,我和姐姐就像两具失了魂的行尸走肉在对话:我们仿佛都丧失了生命的动力,也没了求生的欲望;我们也只是还残存一口微弱的呼吸,再不抱任何希望地苟延残喘着。

而我们的灵魂又去哪了?仿佛都随着他那离开肉体的灵魂飘去了天际:我们正在那里遍寻他的踪迹,一旦看见他,我们要么是把他追回来,要么就与他同去,却唯独不能接受这永远的分离!可那里什么也没有,有的只是苍茫茫一片虚无缥缈,而我们的灵魂却在那里徘徊着不肯回来……可是,不管我们是多么的不甘,又是多么的难以接受,这都已成事实:他已决然地抛下我们独自离去了,他再也不会回来了,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了,是我们把他给弄丢了!

姐姐的心是死了,我的心也死了。可我已经失去他了,我不能再失去姐姐!否则不单是我,就是我们的父母也会活不下去的!所以当务之急是我得回去救姐姐:我得让她死了的心活过来,我得让她比以前活得更好,或许这也是他的心愿吧?所以我不能就这么倒下去……“去救姐姐”的信念唤醒了我的理智,于是我就咬紧牙关坚定地说:“姐,你等着我,我这就买票回去。”

“妹呀,你别回来了,你就是回来也看不见他了。”

“姐,我知道我看不见他了,我回去是为了你。”

“大老远的你就别来回折腾了,我也就是告诉你一声,你知道了也就行了。”

“姐,我能不回去嘛,就是为了你我也得回去呀!姐,你什么也别说了,你等着我,一定要等着我!”

挂了电话,我颤抖着双手订到了明早启程的车票,而后我这才放声痛哭了起来。

我痛心疾首地哭着、抓狂又不甘地哭着、崩溃又怨愤地哭着……直到我瞥见了眼前的笔和一张白色的硬纸壳,我就扑上前去抄起笔来写道:

我的少年啊!你为何如此的狠心,竟独自离去!
我的少年人啊!你为何如此的不孝,竟让白发人送你这黑发人!
我的少年人啊!你为何如此的狠心,竟因自己一时的困惑走上了不归路,竟把这所有的伤痛都留给了爱你的人!
我的少年啊,你为何如此的狠心!生身父母爱你如心肝,虽没能给你最好的生活,但给了你最真的爱,抚养了你二十余年,二十余年啊!你竟未留只言片语,说走就走了!
我的少年人啊,我的少年人!你真的好狠心,好狠心!原以为你是那最孝顺、最懂事的好儿郎,却不想你狠心到摘掉了父母的心肝!

随着我的奋笔疾书,我的泪双双对对滴在纸上,溅出了一朵朵水墨交融的泪花;我看着在纸上迂回着的泪水,忽的又不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: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怎么还有心情写这些呢?是为了祭奠他的离去吗?可我分明是恨他的,我恨他的绝情、恨他这极端的自私,他又有什么值得祭奠的呢?那是为了天下所有的少年吗……或许,这只是我一个人的哀歌!

那时,我并不是很明白,但现在我确信:那就是为天下所有和他一样感到困惑、一样感到痛苦绝望、但尚且活着的少年们而写的;那是神,是爱你们的亲人、亦是像我这样的陌生人,对你们泣血的呼唤!愿他的死能够成为一记警钟,愿人人都能引以为戒,并时刻去关爱、去珍惜身边的人;愿那正在寻求死路的少年人,都能从中看到亲者的爱与痛,如果你还没有自私到那种地步,就请珍惜生命、就请珍爱爱你和你爱的人!

我写完这些后犹疑了片刻,就将纸笔一丢便又哀哭了起来。

原来我与他在地铁站那挥手一别,真就成了永远;原来那一刻,他真把我的心扯去了一块……我的主啊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,为什么!你不是应许过我,你加给我们的必不超过我们所能承当的吗?可这事你让我们如何承当的住啊!主啊,求你把我的外甥还给我吧,主啊,我什么也不要,我只要你把他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我在地上打着滚的哭着、求着;又是薅头发又是敲脑袋的发狂着。可是,任凭我如何撒泼打滚,又是怎样的千呼万唤,我也没能得到主的回应。

直至深夜,精疲力竭的我跪坐在窗前,我呆呆地望着那茫茫夜色,却是再也哭不动、再也无泪可流了;而我也已是心如死灰,再不向主求了。因为我也知道:就是神想把他还给我也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他的身体早已化作了一捧灰,一捧灰白色的、再也没有了一丝生命的灰!

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当我缓缓睁开双眼时,我真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,并且我现在依旧是在梦里,而我的外甥还好好的活着!于是,我就犹犹豫豫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臂,而那一丝的疼痛又在告诉我: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这一刻,我再度崩溃了,我绝望地冷笑着,想这是多么的讽刺啊?亏我还天天想着怎么救别人呢,我还整天劝别人家孩子不要自杀呢,可我们的孩子却这样没了?这让我情可以堪啊!撒但,你就可劲地笑吧,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就是这世上的笑柄,又何况是你呢?主啊,让我成为这笑柄的不正是你吗?撒但说错了吗?我就连自己孩子都救不了,别人的死活又与我何干?我看你还不如让我死的好……主啊,我并不想恨你,可我真的无法原谅你!

就像主之前预示我的那样,我失丧地跌倒了,并将我所以的不满和怨恨,都无礼地发泄在了一向爱我的主身上。因我已被满腔的悲愤冲昏了头,我也忘记了那个梦和主的叮咛;因我心生恨意之时,我的心就已倒向了撒但,并觉撒但说的有理,反倒怨恨起主来,甚至恨不得与这世界一同毁灭才好。

无尽的挣扎过后,我草草收拾了下东西,就神情恍惚地奔向了车站。

今天的天气阴嗒嗒的,而后这一路所经之处、这从南到北的天空,不是阴沉沉的就是细雨淋漓,就连一缕透过云层的阳光也不曾有:这就跟我这一路上的心情一样。

我几度站在车窗前,也曾对着阴郁的苍穹问:苍天啊,你也在为他哀伤吗?又对着细雨问:细雨啊,你也在为他哭泣吗?尽管苍天沉默不语,但我能感受得到:神的确在悲伤流泪,但却不是单单为他,那是为所有青春生命的陨落;是为我们这些执着于愚昧里,而又难以自拔的人;那是在为我们的苦而苦,是在为我们的悲而悲:因为他是我们的天父,不管我们认不认他,他却始终认我们、爱我们!

(未完待续)

注:本文为特约/自由撰稿人文章,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。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,供读者参考,福音时报保持中立。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!

相关新闻

《少年之殇》连载十六:血红十字架

十六:血红十字架 耶稣转过来,对彼得说:“撒但,退我后边去吧!你是绊我脚的,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,只体贴人的意思。”于是,耶稣对门徒说:“若有人要跟从我,就当舍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,来跟从我。”——马太福音:16章23—24节主啊,我真不知自己何以配得你如此的眷顾!因为我知道,有很多人都在日思夜想,只为得见你的面,但他们求见却不得见,哪怕只是在梦里。所以主啊,我真是感谢你对我这等的厚爱!主

版权声明

凡本网来源标注是“福音时报”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。未经福音时报授权,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、公共网站、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。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、微博、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,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、作者与链接地址(URL)。其他公共微博、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,请通过电子邮件(tougao@fuyinshidai.com)、电话(010 - 5601 0819或021 - 6224 3972)‬或微博(http://weibo.com/cngospeltimes),微信(cngospeltimes)联络我们,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。(更多版权声明)”

TOP
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